亦来云创始人陈榕柏链技术社区分享:什么是DApp?

2019-07-10 16:21 

网上流行着一种关于区块链进化史的说法,区块链1.0是比特币,2.0是以太坊,3.0是DApp时代。那DApp到底是什么?它将会是区块链的未来趋势吗?近期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在柏链技术社区做了《什么是DApp?》的主题分享,详细的讲述了他理解的DApp是什么以及DApp的未来发展等内容。

以下是陈榕分享内容实录。

刚才有社区成员问亦来云与跨链的关系?这里先简要说一下跨链的事情,亦来云与跨链生态的关系?

跨链其实每一条链就是一台计算机,而且是一台专用计算机。一个账本,就是记账本的专用计算机,跨链其实就是跨账本。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区块链行业非常的新,因为比特币从几分钱或者说原来不值钱,到现在的价格,带来了巨大的造富效应,大家趋之若鹜,但没有真正的理解区块链。

言归正传,先从这张图开始讲。

这张图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软件的概念。我们用电脑打开一个Word,Word来编辑一个doc文档,然后你可以把这个文档传给朋友,但这个文档无法直接播放,你的朋友需要装一个Word才能把内容展示出来,这就是说软件是怎么工作的。大家如果有机会可以看个电影叫《模仿游戏》,这个电影就是讲图灵怎么发明计算机。计算机叫有限状态自动机,这是图灵取得名字,叫Finite Automata,也称为Finite State Machine。

现在很多区块链的人动不动就讲图灵等价、图灵完备,似乎图灵完备就能写App了,基本就是胡扯。

阿兰·麦席森·图灵(Alan Mathison Turing ,1912年6月23日-1954年6月7日),英国著名的数学家和逻辑学家,被称为计算机科学之父、人工智能之父,是计算机逻辑的奠基者,提出了图灵机和图灵测试等重要概念。

图灵在上个世纪40年代的时候破译纳粹密码, 50年代的时候提出了人工智能的图灵实验。上个世纪40年代,当时的科技水平其实是非常有限的,所以现在说到图灵,其实是一个挺简单的概念。当然,图灵的贡献是一个伟大的贡献,就像中本聪,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别人是没做到,他是全人类第一个做到的,真的是伟人。但是从另一方面讲,道理并不复杂。

比如说有限状态,有限状态就是圆圈,一个状态就用一个圆圈表示。因为每个状态不一样,就标个数,这些圆圈用线连上。那么每个圆圈只能有两条线往外连,一条线叫“0”,一条线叫“1”,碰到“0”的时候往哪儿去,碰到“1”的时候往哪连,也就是说每个圆圈最多只能连其他的两个圆圈或者自己,你可以碰到“0”连到另一个圆圈去,你也可以转一圈回到自己。那么,就画一张地图,就有两个特殊的圆圈,用两个同心圆的圆圈表示,一个表示开始,另一个圆圈就结束。这张圆圈加连线的地图,加上一条用于表示输入、输出的纸带,读到“0”或者“1”就按照地图上的连线跳到下一个圆圈,这就叫有限状态自动机,从“开始”圆圈开始,到“结束”圆圈终止,这就是“程序”的执行。

这跟以太坊,跟智能合约有什么关系?这时我们再讲一下计算机,计算机32位、64位。它在做运算的时候,就比如两个数做加法,两个64位做加法,那么又得出一个64位的数,其实是不大可能所有的数在同一个时间就变对的,其实在变的时候是有时间差的,有的先变,有的后变。

那么这个时候牵扯到另一个概念,要有时钟。时钟周期,比如我们说这个电脑是2G的,或者当年我们上大学时是百万次的。那么百万次就是一秒钟有一百万个时间触发点。也就是说“0”和“1”变的时候不固定,但是它一定在下一个周期来之前全都变完了,这是肯定的。因为工程师都留了很多的容错空间,所以比如说是百万次计算机,其实你跳频跳到130万次,大概这个计算机没什么问题,状态还都能跳对,这就是常见的计算机CPU的跳频。比如,一台电脑主频是2G,其实你把它跳频跳到2.5G,大概是没什么问题的,这是因为计算机的工程容余。

图灵完备跟今天的区块链有什么关系?

今天我们来看以太坊,如果一个账房先生,一个电脑记账就受一个公司控制,那么这个计算机可以被关掉。像比特币大概挖矿有一万个节点,那么一万个人同时记,我的账本记了的同时,我要转给别人,别人也要同步进行共识,确认我的账本记的对还是不对,需要一个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就导致了中本聪每十分钟做一个时钟周期。这个周期就完全像电脑的时钟周期,电脑的时钟周期是2G,1000个百万就是G,就是十亿,就是一秒钟要记20亿次的加法的账,计算机跟得上。如果我们通过互联网有时间的延迟,这个时候我们就是说,我们每一个账本(比如说一个Megabytes)传出去,然后大家一块儿形成共识,记这个账本。那么这个时候需要两分钟到十分钟,比如说亦来云的区块链记账就是两分钟,比特币就是十分钟。这个十分钟也好、两分钟也好并不重要,就是说它一定是有一个时钟周期的。

那么讲到这儿,什么是智能合约?

这些计算机的状态是一个有限状态自动机,因为讲到“图灵等价”,所以我就刚开始给大家讲讲什么是“图灵”,“图灵”就是一个圆圈,加上“0”和“1”的两条线,就这么画一张地图就叫“图灵机”。当然,还有另一条就是“0”和“1”是写在纸带上,读“0”和“1”状态就跳了,我要读“0”就跳到“0”指向的下一个状态,读“1”就跳到“1”指向的下一个状态,所以有个输入,输入就是这个纸带,输入输出都是“0”和“1”。

那以太坊说它是图灵等价,所以你就可以想象以太坊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图。当然这个状态图说的是特别的粗浅,那么真正的现代计算机可能不会想象这个东西其实是从“0”“1”画圈来的。

如果有人听了我前几天的关于高考的一个讲座,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上大学的,那个时候是非常幸运的事。当时中国的计算机条件比较落后,所以我们真的是从纸带机开始编程。我1984年刚去美国的时候,英语不是很好,我就去学了不太需要流利英文读写能力的图灵机理论。

我们现在有10万台计算机用来记账,每个计算机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比如,我们以每十分钟做个周期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这10万台机器加起来,它们的状态是可预知的,因为有状态,谁先变“0”,谁先变“1”,有随机性,可是每十分钟就进入了一个叫稳态,比如说我两个64位数加,那么过了一个时钟周期以后,结果计算器的“0”“1”是对的,就是这两个数加起来和是对的,中间某个瞬间“0”和“1”是随机的。

那么以太坊说它1万个机器是图灵等价,图灵完备的,大概想象其实中间就是状态的变化,我其实没仔细的进行以太坊的代码编程,但是大概推过去就是这么回事儿。那么,咱们今天就主要和大家来讨论学习一下:到底区块链能干嘛。

计算机其实一个时钟一步一步做加法,最后是能够解决比如说人工智能的问题,科学计算的问题,智能驾驶等问题。确实解决了人类现实中的一些事情,比如说:计算机下棋,目前人类下国际象棋或者围棋能够下赢计算机的概率已经很小了,那么可以想象,再过几年汽车驾驶肯定比人好。

现在大多数人应该都接受了,其实也不全懂,但是接受了。可是区块链刚才讲到每十分钟就达到了什么共识呢?就是做一个账本,这个账本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账本,这个账本就是所谓的写张美国支票的模型。比如,张三给李四写一张五块钱的支票,张三的名字,李四的名字,张三的账号,李四的账号,时间还有备注,我为什么要给他五块钱。比如说:我要买根冰棍儿,然后张三要签名,李四要背签,拿到银行去。银行看着张三的签字,看到李四的签字,看到五块钱,看到时间。如果张三写的是今天的时间,那么李四就可以今天拿到银行兑钱,如果张三写的是明天的时间,那么李四拿到这张支票,今天兑不了钱,明天才能去兑钱。这就是时间的重要性,因为大多数中国人基本不用支票,所以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的时候,很多人可能没有理解记账。那再有就是备注,我打这个钱比如说我交房租,交水电,买冰棍儿,就是有个事儿需要去说明支出情况。那么这一张支票的兑现就叫做一次交易,十分钟之内这个账本最多就是一个Megabytes,就是大概十分钟最多记四千笔交易。除以3600秒,大概就是每秒钟6.67次,这就是中本聪当时设计区块链的原则。

这件事达到的共识就是记个流水账。区块链有几类,比如比特币PoW,亦来云的基础也是PoW,其实就是刚才说的这样的流水账。大家要知道这些,不用看别的,比如就是张三打给李四支票,有时间,有签字,有原由,那么这个原由还在讲一个理论——哈希。任何我们电脑的文件都有一个数字指纹叫哈希,如果你今天拿到Win 10,右键点下去,通过选择下拉框,就能显示该文件的哈希值,给你这个文件的数字指纹,就是256位的“0”“1”,那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发现有两个文件的数字指纹是一样的,就是有没有可能世界上存在两个文件,它的文件内容不一样,但是256位的数字指纹是一样的,有没有可能?理论上有可能,但是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找到两个文件的数字指纹是相同的。

所以,假设数字指纹能够唯一地标识一个文件。这个时候,张三给李四打支票的时候有个副作用,比如,我做了一个电影,我取一下电影的数字指纹,我给自己打一分钱,然后就把这个注释写电影的哈希,这些数字指纹就证明了我在哪年哪月做了这个电影,我是第一著作人。如果别人盗版了我的电影,中间取了三秒到五秒,是我这个电影中间一个小的片段,这时候儿我把哈希一做,最后法官看到了。因为世界上没有人能找到两个电影的指纹一样,这就证明了我是原作者,那第二个人一定是盗版了。所以,法官可以用区块链的副作用来验证盗版。

那么当然同样的,因为张三、李四要做这么一个流水账,都有账号。那既然有账号其实就可以用账号来标识张三李四的身份,因为张三给李四打一个比特币,这个标识是唯一的,所以李四能收到,不会是王五收到。所以区块链实际上是大量的在做非常简单的一个算术题,就是在用它的副作用。因为这个规则就这么简单,你能想出什么来就说明区块链有什么拓展的应用,如果你想不出来或者想不出来什么新花样,那大概就不会有什么新的应用。

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就在讲什么是智能合约?

在讲智能合约之前我再讲一下中本聪。因为中本聪设计的状态是几万个机器节点合起来做一个账本。一个账本一万个人记和一个账本一个人记,其实两个的最大区别在于信任。一个人记就有可能作假,一万个人同时记因为少数服从多数,那么这时候要做假起码得有5001个人来同意作假。假设“人之初,性本善”,5001人同时作假的可能性不大,一万个人记账比一个人记账更可信。

那么这个词——分布式,过去在计算机术语里表示分工合作,人多力量大,讲的是分布式加速,不是讲的共识,不是用于建立信任的。计算机行业的分布式和区块链行业的分布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区块链行业没有特别的尊重计算机行业约定俗成的术语,那么导致了相当程度上的混乱。

接下来讲程序,刚讲到图灵,比如说十个人,因为状态变化,这个时候要写一些程序,把“0”、“1”跳转图变一下。原来图灵画的那个图好多圆圈,然后“0”、“1”的时候指向下一个状态都做好了,那么因为图灵所处的时代是二战,二战时候的程序是不可编程的,所以你看到电影里边是拧旋钮儿,这个旋钮的状态就已经写成固定的状态了。最早的程序员都是女生,女生就是拧开关。每个开关上面有十六个状态,就是四位二进制数,就是十六,0到15。

现在我们的计算机叫冯诺依曼计算机,冯诺依曼计算机其实是二战以后,46年大概开始研发,研发定型是在50年代初期,所以当时就已经奠定了今天计算机的整个模型基础了,因此今天的计算机还叫冯诺依曼计算机。

冯诺依曼机跟图灵机的最大的差别是冯诺依曼机可编程,就是程序可改。就刚讲那个状态,图灵的时候那张圆圈和“0”、“1”线的这张图是相对固定的,是不可更改的。那么冯诺依曼说这个图我也可以放在纸带上每次读进来,就像程控计算机似的,它的图进来就重新画一下这张图,然后再换一个程序的时候再重新画一下,这就是冯诺依曼机。

所以讲智能合约可编程就是说,中本聪的时候程序就是记账的,就是张三给李四打支票,已经固定了,就这点事儿,怎么达到共识,怎么把这个流水账记好,每十分钟记一页,从2009年1月记到了今天,一共记了多少页,其实拿个计算机算一下就知道。大概比特币有多少个Block,大概的大小的上限也就有了。比特币是专用的记流水账的账本,一个人记和一万个人记就是信任的问题。那么,一个人记有没有可能是去中心化的?只要是一个账本,一人记还是一万人记,都无所谓去中心不去中心。

那么这时候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一万个人记账就有中心吗?一万个人,谁是大哥,一万人都平等,反正大家都记账,51%形成共识,这个工作模式是没有大哥的,是去中心的。但是记出来的是一本账,这个账是没有所谓去中心不去中心,一本账本怎么可能是去中心的呢?一个账房先生一个账本,有多少页,就从九年前到现在就这么多页,一本书左右厚的账本。那这本书就是一本书啊,一本书怎么会有去中心,难道有半本书?

用去中心的办法记账,但是这个账本不去中心。这两件事儿大家首先搞清,一万个人记账,记出来一个账本更可信,无所谓中心无所谓不中心,一万人之间怎么互相奖励,自己怎么奖励,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比如说谁记这页,我奖励他十个比特币,那是他们的事儿,这个账本更可信,与我们消费者有关,至于里边怎么奖励和我们消费者无关。

那么这就牵扯到特别根本的问题了,到底区块链有什么用?一个以时间和电力资源消耗为代价换来的值得信赖的账本的副作用就很有意思了,可以映射到互联网上应用里,让众多的消费者建立1对1的信任。

此时,我们顺带再讲一下以太坊。刚才讲到以太坊,一万个人就做一个固定的程序呢,还是说这个程序稍微改改就能做成不同的账本,因为中本聪的账本就是支票本的流水账,那么支票既然能记流水账,那我能记库存账单吗?那么不同的账本能记不能?这个账本就要改改程序。

以太坊说自己可编程,所以大概你可以想过去,以太坊的这个智能合约等价于巨型机的微指令或者宏指令,因为它是图灵等价。那么这个时候就说到了以太坊或者是区块链和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

今天的主题是讲DApp,那先要说到什么是App?

App,就是用户用iPhone,安卓在桌面上看到的一些图标,你一点就给你跑一个音乐,就跟你玩儿一个游戏,对用户来讲,这个就叫做应用。

那么什么是DApp?DApp就是没有大哥在后边控制我们的App,去中心化。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最近在亦来云上有个应用就是卖黄牛票。比如维密第一排的票,两年前一张票是20万人民币,主办方可能是2000块钱卖的,有人炒就能把它炒到100倍。

那么,像这个场景,我们能不能做一个比如说App,叫Uptick,背后没有网站。这个App黄牛也装了,这个软件装完了,我有票,我可以卖,黄牛可以倒,买的人可以买,然后帮你扫二维码就肯定知道这张票是真的。假如说1000块钱卖800,你觉得物有所值,或者2000块钱要卖20万,你觉得你肯定不会被骗,那这就是一个去中心的场景。

大麦网的App和亦来云上的Uptick App。这两个App在手机上就是两个App,其实用户并没有看出它们的区别,核心的区别就是大麦网后面有网站,Uptick 后面没有网站。没有网站的App,就是App后边没有人操纵,没有人能把App给关了,这样的App我们定义为DApp。所以,智能合约是跑在区块链上状态变换的一个程序。那么,DApp是跑在iPhone、安卓上的背后没人操控的程序,这是两个事儿,有关系,但是两个事儿不等价。

总结一下,区块链用以建立信任,而消费者喜闻乐见的App必须运行于互联网之上。DApp不过是不受第三方控制的,没有网站的App,用于两个消费者或者买卖双方进行交易。尽管区块链图灵完备,但其算力是非常有限的。尝试用区块链的算力PK今天手机App的计算能力,完全不靠谱。

再举个例子,比如说以太猫,大家都认为以太猫就是DApp。其实以太猫,在手机上就这一张小图片,顶多有点小的动画。

这个App大概率就是在手机上有浏览器写了一个小程序,在你的手机端。然后以太猫在温哥华有一个网站,比如公猫跟母猫俩配对就生出一只花猫来,这个花猫的基因怎么变化,就有一些逻辑,有些程序了。那么这些程序就是有一个网站控制的,并不是以太坊状态变换的智能合约做的,因为状态变换是专用计算机,只是为了改变一种账本。做一个配猫的逻辑,显然在智能合约上是做不了或者不合适做的,因为效率跟不上,一秒钟这么多机器要共识太慢了。

如果说你要用一万个机器靠状态变换来把微信的程序跑完,恐怕100年你也跑不出来。你要在以太坊上做的话不可能,就要用网站做。我还确实找以太猫的创始人之一验证过这事儿。我说你们以太猫后面有网站吗?他们的创始人跟我说有网站。那么我其实第二句话跟大家讲,如果他的网站关了那你几十万买的猫还能跑吗?要是不能跑了,你的猫还值钱吗?你的资产就流失了。所以,以太猫不是DApp,只是用到了区块链存证。

我再举个例子就是亚马逊卖书,你要买本儿电子书,亚马逊要是关了这个业务,怎么办?最近的例子就是微软原来也卖过电子书,由于斗不过亚马逊,最近微软电子书商店关门了,就是前几天的事,彻底关了。微软还算有良心,就是你原来买过书,你花了多少钱买书它把钱还你,但是,对不起,你的书没了。

所以,以前买纸质书,看得见,摸得着的书,现在变成电子书了,那电子书能不能传宗接代?能不能送人?送人了你就没有了,你的朋友就有了或者你卖给别人,那么这样的电子书就叫做DApp,它不完全是一个智能合约,背后一定没有一个网站。

所以我今天讲的核心就是说,什么是DApp?像背后没有网站的电子书,背后没有大麦网的黄牛票。这一类应用是现实生活中的场景,这类应用我们给他起什么名字好呢,我认为DApp就是这样的程序。那反回来讲,其实智能合约尽管它特别的慢,就是支票本的流水账。我就认为区块链,就是比特币,既是账本,又不是账本,那么当然你说它是账本吗,咬文嚼字还确实是。

那么这样的账本,比如:记猫的也好,记支票流水账也好,这种账本后边有大哥控制吗?没有,有人能把它关了吗?不能。所以智能合约也是一种DApp,但其实智能合约是一个非常小的DApp的子集,而不是等价。比特币的记账是为了建立信任,12306卖火车票的记账才是老百姓理解的记账。两个层次的事情,绝大多数区块链项目分不清楚两者的区别。直接说区块链就是金融,其实也很牵强。

再回去说一下,大家想想电脑上就是两类文件,一类叫程序,一类叫数据,你用Word打开了Doc,Doc就是你的数据,Word就是那个程序。现在还要强调一个概念,很多人讲:有了区块链,个人就可以拥有数据。我觉得如果你不拥有程序,你就无法控制你的数据。你写了个Doc文档,你觉得你拥有你的数据,这话没错。但是如果你不控制程序,比如说:你有个通讯录在你的手机上,那么你想想咱们有多少软件有跟你要通讯录访问权限,短信访问权限,GPS访问权限,你给还是不给,不给这个程序就不能跑。我直接举个例子:12306,前两天我出差去12306买票,最新的12306软件,跟我要照相机的权限,GPS权限,我不给,当时软件直接就退出了。

咱们假设12306是可信的一个App,但是大部分的手机App,你只要给它权限,你的短信,你的地址本它都备份了一份。地址本儿是你的,但是程序是人家的,你只要给人家权限,你不控制程序,那程序随便怎么做,你其实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所以有了区块链就能说你拥有个人的数据了,那你是想得美了。

你光说我的猫是注册在链上了,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如果满街都是盗版猫。你想想微软出Windows的时候,那么微软除了Windows还有没有序列号,那么序列号有没有记载在它的数据库里?肯定有。但是如果满街都是盗版,有谁还去买Windows呢?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2000年那会,微软在中国的收入是微软全世界收入的2%以下。那么这件事其实就是说,如果满街都是盗版,你是挣不着钱的。所以我们要想说有了区块链,个人的数据就能卖钱了,如果个人数据满街都是盗版,它还能卖什么钱,你信吗?

那么这就推个结论:如果你不拥有程序,你的数据一定不值钱。所以这个时候,其实你个人要拥有数据的潜台词,你还必须拥有这个数据的程序。比如说,中本聪开源了,你拥有了一个比特币。比如说这个比特币的程序在全世界的矿工那运行,没有任何人能够操控这个程序,所以也就等价于你拥有了一个比特币,那也就相当于你信任这个程序,你也拥有了该程序。

所以这是上面这张图的作用,就是说你拥有你的数据,就必然要拥有你的程序,你要拥有你的程序,要防程序的盗版,就牵扯到操作系统的问题了。如果区块链要做成智能经济,它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支撑智能经济的操作系统。那么这个时候如果想不到刚才逻辑的这一步推理。如果想不到这件事儿,我就完全看不到现实DApp的其他路径。说我孤陋寡闻也好,但以太坊说DApp五年了,也的确没见到更可行的方案。

我们再来讲讲上面这张图。什么是亦来云,亦来云上面有CPU,然后有一个负责点对点通讯的Carrier,底下有存储,那么这个架构基本就是一个网络计算机了。6月17日,亦来云DPOS节点全部上线了,这与做同样方向的Web3.0项目相比走的非常前面了。所以,比如说卖个黄牛票,实现去中心的微信,关不掉的网站,大概在今年的第三季度就陆续会有雏形了。当然会非常的原始的,就像说1992年、1993年的浏览器,很简单,但是它其实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了。那么我也很高兴这个技术突破,我们现在其实远远领先于其他项目。在中国做这么大的软件工程,还走在世界的前面,不容易!希望大家多支持。

区块链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发明,就像图灵发明的计算机,两个都是很伟大发明。但是反过来,区块链本身并不能跑App,虽然图灵等价,这是我今天想传达的一个基本信息。说区块链是世界计算机,会像冯诺依曼计算机那样越来越快,这其实是非常值得商榷的。

区块链也有好多种,核心思想是去中心。有一些区块链不是很准确,但是它速度快;有些区块链能做物联网,不需要记账本,能通过状态的共识来达到一种去中心的信任,那也是一种区块链。区块链的技术,我相信就像计算机,有实时计算机,有分时计算机,有科学计算机等,虽然都是图灵发明的等价计算机,但是其实还有非常多种的计算机。鼠标、键盘、硬盘、显卡其实都是计算机,起码都内置了计算机。再怎么说其实这些种类的计算机,并非用于通用计算,多数计算能力也是非常有限的。一部手机里有30-40个CPU,一辆奔驰车里面有上百CPU,每个CPU各有千秋,分工合作。跟老百姓说一部手机是40台计算机,理论上说没错,市场上说就是“忽悠”。

发明新型计算机,其实越往后就越困难了。然而在2009年,突然中本聪发明一台计算机是不被一个机构控制的,不可关机的计算机,那这个计算机就是一种新计算机。那么几十年来,1946年做冯诺依曼计算机到2009年,60多年了,又发明了一种新型计算机,中本聪就有这么伟大。但是再发明几种新型计算机的概率或者几种区块链的概率其实就越来越小了。

这个话想说什么呢,区块链程序员的需求量是非常有限的。区块链的应用场景不在区块链本身,而是在区块链给我们带来了信任,这个信任会映射到互联网上,会映射到其他的应用里面去。理解区块链的思想,映射到现实生活才能真的用起来。用区块链直接做应用编程,跟用鼠标、硬盘编程差不多,都是专业系统工程师的事情,在世界上用不了几个人。试图用区块链编写消费者用的应用就跟试图用硬盘编写微信应用差不多,理论上可行,但是基本上是不靠谱。

区块链真正的从业工程师,现在因为热,所以大家就好像说应该赶快学。其实就像学微积分,学的是一种思想,将来微积分真的在现实生活中能挣一份生计吗?你学微积分这思想很重要,但是你能以此为生的人其实是非常少的。

DApp刚讲跟区块链没有必然联系,所以DApp就是一个思想,比如说卖黄牛票,比如说卖电子书,背后没有网站,能不能做出来。这些App看起来就像手机App,效率也可以媲美,但是它背后没有网站,可能不可能,这个事绝不单是区块链的事。

那么DApp软件最大的意义其实就是智能经济的私有化。今天的互联网上没有私有经济,只有寡头垄断。比如说亚马逊卖电子书,你能卖电子书吗,微软都卖不了。那么随便找一个软件公司能卖电子书吗?可想而知。所以今天互联网上是没有私有经济的。如果能在互联网上建立私有经济,这个影响不单单是中国,绝对是世界范围的改革开放。这才说如果你做App,那你在新的改革开放里的机会在哪?其实是一个哲学思想,不是区块链技术。

听众问题:我有一个问题,按照刚才陈老师描述的DApp概念,比如现在EOS生态,或者gxc生态里的那些游戏应用DApp该如何理解或者分类?

EOS我没编过程,大概想过去就是说刚讲到的以太猫,博彩类游戏,比如比特币,因为它效率低,但是像社会动荡需要避险,所以其实很容易想象比特币的应用场景。比如说EOS用于博彩类的游戏,但是它真的有那种效率吗?我们讲的游戏电影,真的是说要PK现代计算机做的事儿了。有了信任,我们能建立私有经济,消费者能够自己拍电影卖,能够自己做游戏卖。跟博彩类的掷筛子这种小范围的效率的事不是一回事了。

亦来云要做一个Smartweb,是一个新型的Web或者是互联网。什么是网?就是有点有线,那个点就是计算机,线就是把计算机连起来,网就是连接好多计算机。一个区块链就是一台计算机。刚才讲到计算机里有实时计算机,有科学计算机等有不同的计算机,但是某一种计算机的特点是一台计算机,一台计算机来比一个网,这两者不可比。

所以亦来云2012年2013年开始做工业互联网的时候,就做了一个叫Carrier,就是P2P网的平台,基本就等价于BT,就很多东西从BT,电驴借鉴过来的。第二件事,我们用了中本聪的区块链,建了亦来云公链,现在的联合挖矿,目前的哈希算力大概是比特币算力的50%,所以其实想攻破亦来云也是非常困难的,起码你要有比特币的50%算力才能攻破亦来云。

亦来云把Web设计成一台网络计算机,需要去中心化的网络硬盘,因此还搬过来改了IPFS,就是亦来云计算机的公有存储,然后里边还有一些个人私有存储,亦来云又适配了微软One Drive、家庭NAS等设备。毕竟新Web也需要智能合约,因此亦来云实现了以太坊兼容的智能合约,也实现了NEO兼容的智能合约。为了Smartweb网络计算机不受控于任何国家、组织和个人,亦来云DPoS超级节点的思路和实践,从相当程度又借鉴了EOS。除此之外,亦来云要实现DApp赖以运行的Runtime,也实现了没有网站的Web服务。亦来云里边还有DID链,Token链等。

总结一下,亦来云里边有BT链的痕迹,有IPFS的痕迹,有以太坊的痕迹,有NEO的痕迹,有EOS的痕迹,也有比特币的痕迹等。盲人摸象,也是许多人难以理解亦来云的困惑之处。刚才说了,一部手机是需要40多CPU小电脑组成的计算机。一个新型的Smartweb互联网计算机需要多条区块链专用计算机及其他形形色色的计算机来组建,其实并不奇怪。

亦来云就是一台与以太坊世界计算机完全不同的Smartweb计算机,而以太坊计算机只是亦来云的一个部件。亦来云一个项目已经是综合了几大公链的一些特色做起来。就是这几大公链加起来它也不是互联网,所以核心是你怎么在上边能够保护软件不被盗版,保护隐私不被泄露,能够防病毒,那么最后亦来云的核心竞争力是网络操作系统,还不是区块链。

听众问题:DApp的风口来了嘛?

这时候才回到说App的风口来了吗?如果想不清楚什么是App,什么是DApp,这个风口永远不会来。如果想清楚了,那么这个风口我认为很快就来了。

这个时候我再讲一下DApp。App就是安卓、iPhone上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软件,那么这些软件是脱不开它的运行环境的,你要有App一定要有它的运行环境,比如说安卓App,就要跑到安卓操作系统上;微软App就要跑在微软操作系统上。各自形成了微软操作系统的生态,安卓操作系统的生态,苹果操作系统的生态。所以讲App、讲生态,不讲操作系统,这就是许多号称支持DApp的区块链项目最大的失误。

你能理解什么是数字指纹,理解什么是哈希,理解什么是流水账,我觉得这就对区块链理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像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更等价于说硬盘上有没有程序,键盘上有没有程序,鼠标上有没有程序。有是有,但是写这些程序的程序员不是我们常说的手机上的App编程的程序员。所以如果有人说DApp将来的可能性就像Windows编程,安卓编程,能够容纳这么多App程序员,写出千奇百怪的App,这是不对的,包括以太猫,实际上大量的程序员在写网站,在写客户端,和区块链没有什么关系。

给大家一个参照系,中本聪写了五万行代码,他/她/他们,改变了世界。从工程量来说,一个现代的操作系统生态平台,或者一个实用的互联网生态平台,起码千万行到上亿行代码,需要很长时间积累,不断试错。

最后划重点:亦来云的目标是建立互联网上的私有经济,N条区块链只是其中几个关键组件,绝非全部。相对一个Smartweb网络操作系统整体工程而言,区块链部分的工程量相对来说也不是很大。亦来云Smartweb只不过才刚刚开始自动运行,就像1992年的WWW Web,未来还有太多事情没有实现。

WWW Web是1989年诞生的。亦来云Smartweb是2017年8月开始研发,2019年6月17日DPoS全网自运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祝好运吧!

本文地址:https://crherald.com/?p=816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cheyennezhang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